首页 > 文化教育 > 内容

“双减”行动||三中“编剧”在语文课堂上的创作,不服气不行

2022-04-04 10:38:18    来源:法制与社会    作者:李延昌 南安平

前言:《木兰诗》因其曲折动人的故事、保家卫国的情怀千百年来广为传诵,历久不衰,读来更是音韵和谐,悦耳动听。可爱的孩子们读起来,那琅琅的读书声真是这个春天最美的声音。因其内容精炼,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所以多次被拍成影视剧,风靡世界,备受大众喜爱。

在课堂上我把改编剧本的设想告诉了孩子们,他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一场“我来当编剧”的新颖作业由此诞生。读来不禁大为赞叹,选录几篇,以飨读者。

“双减”行动|

 

第一幕

徐子瑶

时间:木兰儿时,一个春日的正午时分。

地点:木兰家的后院。

画面:父亲练功。

人物:小木兰,花父,花夫人,木兰姐姐。

 

南北朝时期,春日正午时分,阳光正烈,偶尔微风拂过,小木兰与阿姊陪父亲练功。

小木兰(激动):哇,爹爹好棒,木兰长大以后也要像爹爹一样厉害!

姐姐(笑了笑):我们家小木兰倒也真是天真可爱呢!

花父(摸了把胡子,慈祥地笑了):是呀,我们木兰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好啊!

 

画面一转,第二天早晨。

花夫人(皱着眉头,情绪低落):就不能不去吗?孩子们不想让你离开啊。

花父(目光坚定,看向前方):这次战争事关重大,不能不去的。

花父走后。

小木兰(拽着花夫人衣服,伤心地):娘亲,爹爹去哪儿了?他什么时候回来呀?

花夫人(抚摸着小木兰的头):爹爹去做一件很伟大的事了,回来可能还需要些时日。

小木兰(一脸茫然地点点头):哦。

第二幕

陈珈辉

时间:晚上八点。

地点:新月如钩,点着几盏灯的木兰家,外面一片寂静,偶尔传来几声蛙叫。

人物:木兰,木兰的父亲。

木兰的父亲(担忧、无奈):今天早上可汗为抵御胡人的侵袭,开始大规模征兵,我也要走了,木兰,你和你的兄弟姐妹要好好照顾你娘。

木兰(愤愤不平):嗯,父亲,您已年过花甲,就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凭什么让您也去打仗?

木兰的父亲(咳嗽了几声):没办法,这是规定呀。

木兰(急切、担忧):我能不能代您去出征呢?

木兰的父亲(倍感欣慰):我能理解你的心思,也知道你的孝顺,但军营中不容女子。就算你能混进去,你能承受得了那种天寒地冻,随时就会回不来的生活吗?

木兰(胸有成竹):您放心吧!

画外音:第二天早上,木兰剪去了飘逸的长发,又跑遍了集市,买来了骏马、鞍鞯、辔头、长鞭,正式替父出征。

第三幕

韩艺波

时间:傍晚。

地点:黄河边。

画面:木兰站在黄河边思念家乡。

人物:花木兰。

残阳如血。木兰站在汹涌澎湃的黄河边,看着奔腾的黄河陷入了沉思:不知道母亲还好吗?她老人家的病还没养好呢!父亲应该不会因为我生气吧,小弟应该在好好念书吧,姐姐会不会感到无聊呢?唉……

第四幕

李梦渲

时间:刚下过一场雨的夜晚。

地点:士兵和长官们住的军营。

人物:花木兰,伙伴。

画面:木兰提着爹娘准备的行李,紧紧跟在长官后面。

木兰(声音有点紧张):长官,我住在哪里?

长官(有点疑惑):你以前没参过军吗?看哪个帐篷里剩床位就去哪里,喏,前面帐篷好像还剩着一个。

木兰(内心十分慌张地想):天哪,跟一群男的挤一块儿,他们不会发现我是女的吧?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木兰(走到帐篷门口,深呼吸了一下走进去):你们好,我叫花木兰,我睡哪个床铺?

一个士兵(哈哈大笑,走到木兰旁边,拍拍木兰的肩膀,指了一下旁边的空床):花木兰,好秀气的名字,兄弟你怎么这么瘦,有点女子的风味,哈哈,对了,你就睡这儿吧!

木兰(手心出汗,心跳加速,忐忑):爹娘一直想要个女儿,结果我是个男子,爹娘不想浪费一直想好的名字,就让我叫了木兰。哈哈,我瘦吗?可能因为小时候吃的不多吧!

士兵(拍拍木兰的背):哈哈,兄弟你也太逗了吧,真够惨的,我看你刚来也没什么朋友,以后咱俩就算是朋友了!(士兵走到他的床前,准备脱衣服)

木兰(赶紧用手捂住眼睛,害羞):你干嘛?脱衣服干啥?

士兵(疑惑不解):哎,兄弟,晚上了啊,脱衣服睡觉,明天还要训练呢。

(士兵继续解衣服扣子)

木兰(内心尴尬且忐忑):天哪,我竟忘了,我现在是男子身,但是第一次看见男子在我面前脱衣服,算了,我花木兰是谁,还能被这点小事打倒?

士兵(有些奇怪):你不脱衣服睡觉吗?

木兰(脸色微红,嘴巴微张,手心出汗):哦,我还不困,你先睡吧,我有点饿了啊,我还没收拾床铺呢!

(木兰伸手去接行李,把棉被套出来铺好)

士兵(拿起床边的酒,又拿了两个小碗在碗里倒满了酒,走到木兰跟前):今天咱俩就算朋友,来,干了这碗酒!

(士兵拿起其中一碗一口闷了下去,喝完后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边的酒渍,满怀期待地看着木兰)

木兰(手微微颤抖着,拿起酒碗迟迟不肯放到嘴边):我有点不会喝酒……

士兵(挠了下头):嘿嘿,没关系,喝点就行,我这个人脾气随和,不过干啥事得有点仪式。

木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抿了一口,被呛得连连咳嗽):原谅我不会喝酒啊。

士兵(仰天长笑):真是稀奇,我见了那么多大老粗男子,第一次见你这么优雅可爱的男子,还有点喜爱呢。

木兰也跟着笑起来,两个人在那一瞬间成为了朋友。

第五幕

刘雅媗

时间:晚上。

地点:军营中。

画面:辛苦打仗了一天,满身汗臭,同伴们聚集着想去洗澡。

同伴一(一边怨声载道,一边脱下沉重的铠甲):今天真是倒霉,那柔然狗崽子下手也忒狠了,到现在他砍在我背上的疤痕还隐隐作痛,唉,木兰,今儿个我看见那贼人好像在你肩上劈了一刀,说到这儿也得谢谢你,要不是你,估计那刀就在我身上了,那血肉横飞的场景,啧啧。

木兰(刚收拾完衣物,手里拿着临走前阿姊给他的荷包——护身符,抬头):啊,不必担心,我皮糙肉厚的,不要紧的。(木兰又赶紧把荷包塞到腰间)

同伴一(向木兰瞟了一眼,两手抱在胸前,阴阳怪气,似笑非笑):哟,这荷包绣的挺别致啊,不知道是哪家姑娘的一片芳心啊?

同伴二(重重地拍了那个同伴的背):别打趣木兰了,我看你就是被那柔然人打得不长记性!(白了同伴一眼,扭过头温和对木兰)阿兰,你别放在心上,他就这样,咱还是抓紧时间洗洗睡吧,正好我小时候学过包扎,我来,你放心!

木兰(眼睛左瞟瞟,右瞟瞟,抿着嘴,那双长着茧的手在衣角下藏着):啊,不好吧,不用不用,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被劈了一刀嘛!(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手在空中左右摆动着身子向后倾了一下,显出不在意的样子)你们真是的,我一大老爷们岂能像那娇滴滴的女子呢,没事儿挺得住!

同伴二(有点不放心,撇着嘴歪着头,好像在想什么):阿兰,咱去吧,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机不可失呀,走走走!

木兰(被第一个调侃她的同伴一把拉起来):嘶,停下,扯到伤口了,这样你们先去,我稍后就来,跑不了。(同伴放下她大步走了,有的还不放心地回头瞅了一眼,只见木兰半弯着身子,一双大手摸着伤势处)

待到他们都离开了,木兰才站直身子,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挪到椅子上,双手撑在膝盖上,思索着什么眼睛转了又转,睁开又闭上。

画外音:这可怎么办?要是女儿身败露,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们能理解我倒还好,但不免有看不惯的,哪天去上边告了状,这可是欺君的大罪啊,惨的不止是我了,还有爹爹娘亲,姐姐弟弟,他们可怎么办?

然后木兰顶着负伤的身子,从架子上拿下毛巾,又从床铺的一角拿出裹胸的麻布和药膏,走出了军帐,来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把束发拆开,脱下战袍,她从凳子上拿起药膏抹在了伤势处(画面渐渐昏暗起来,有水泼在身上的声音)

木兰处理好伤势,返回军帐中。此时同伴们已经在军帐中铺好了床,脱了外衣,只穿着里衣。

同伴一(见木兰回来,扭过头看着木兰,手里铺床的活也停下了,疑惑):阿兰你没处理伤势?也没有去洗澡?

木兰(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了笑):啊,我去时见人太多,就找了个安静的地儿将就了,让你们担心了。

他们简单的唠了一会,光渐渐暗下去,木兰躺在床上,手里握着姐姐绣的荷包,缓缓阖上了眼,安然入睡。

老师点评:当我合上作业本时,眼前闪过一张张孩子们用笔下的文字描述的生动画面。孩子们的想象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一方展示才华的舞台,一片可以自由翱翔的天空,他们真的可以回馈给你以惊喜。希望孩子们永葆这样的想象力,用饱满的热情与纯真的心灵,去书写今后的人生。

岁月如歌,未来可期。不负韶华,逐梦而行!

 

 

编辑:admin

上一篇:落笔生花 助力“双减”——肥乡区明德小学教师板书设计大赛
下一篇:防控筑防线 育人用真情|肥乡三中一周工作简报(第五期)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法制中国-法制社会网 © 2005-2020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