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要闻 > 内容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被家暴致死案终审判决:行凶男友被判无期徒刑

2020-08-08 11:32:52    来源:上游新闻    

8月7日,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从权威渠道获得了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女副区长黎永兰被其男友林雪川殴打致死一案终审判决。

  四川省高院裁定,林雪川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驳回林雪川的上诉,维持广安中院无期徒刑的量刑。同时,四川省高院还驳回了黎永兰家属要求以故意杀人追究林雪川刑事责任的请求。

  男友故意伤害一审被判无期

  2018年11月29日,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林雪川故意伤害案作出(2018)川16刑初2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认定,2017年10月22日晚,被告人林雪川饮酒后,到广安市广安区鼎虹国际娱乐会所和其女友、时任广安区副区长黎永兰一道再次与他人饮酒。

  当天22时许,林雪川与黎永兰离开该会所,在会所外公路旁二人发生争执,期间林雪川夺走黎永兰手机并砸在地上。林雪川推搡黎永兰沿金安大道三段往东行走,途中夺走黎永兰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并扔在地上,黎永兰向路边出租车司机求救并请求拨打110报警,林雪川上前推倒后继续拖拽而行。期间,林雪川用右手击打黎永兰头部。二人行至河堰路313号至315号间,黎永兰咬了林雪川左手大臂,林雪川击打黎永兰头部致其倒地受伤昏迷。22时34分,林雪川乘出租车将黎永兰送至广安市人民医院救治。

  2017年10月27日,黎永兰因医治无效被宣告死亡。经法医鉴定,黎永兰系严重颅脑损伤死亡。广安中院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林雪川在拉拽被害人黎永兰过程中,用手击打黎永兰致其倒地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林雪川案发后积极对被害人实施抢救,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林雪川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林雪川的行为对案件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永兰的父母、女儿造成了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广安中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林雪川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林雪川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永兰的父母、女儿经济损失三万四千余元。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广安中院一审判决后,林雪川和黎永兰父母、女儿一方均提出了上诉。黎永兰父母、女儿一方认为,应认定林雪川的犯罪行为系故意杀人,从重追究其刑事责任;林雪川一方认为广安中院认定其犯故意伤害罪系定性不当,林雪川无伤害黎永兰的动机和行为,只有情感纠纷引发的推搡和一两次拳打,林雪川的行为只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同时应认定其有自首情节,无期徒刑的量刑过重。

 ▲林雪川。图片翻拍/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林雪川。图片翻拍/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终审判决维持无期徒刑

  2019年12月31日,四川省高院公布了林雪川故意伤害案二审判决书。四川高院驳回了林雪川的上诉,维持了广安中院对林雪川无期徒刑的量刑。

  四川高院二审认为,林雪川与被害人黎永兰发生争执后,一路拖拽黎永兰,其间又击打黎永兰头部,致黎永兰严重颅脑损伤死亡,广安中院判决认定林雪川犯故意伤害罪正确。林雪川于案发之初,对黎永兰的亲属称黎永兰的伤是自己摔倒造成,公安机关接到黎永兰亲属报案后,进行了初步调查,确定林雪川有重大犯罪嫌疑,依法传唤林雪川至公安机关后,林雪川才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故不成立自首,只应认定其有坦白情节。广安中院综合考量林雪川的犯罪事实、情节以及社会影响对其判处无期徒刑并无不当。

  另一方面,对于黎永兰家属方面提出应认定林雪川的犯罪行为是故意杀人的上诉请求。四川高院认为,针对林雪川犯罪行为的定性和量刑提出的上诉理由,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上诉范围,四川高院不予审理。黎永兰家属提出的林雪川应赔偿精神抚慰金,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黎永兰家属所提丧葬费、交通食宿费等诉求,符合法律规定,广安中院原判决已依法判赔,所判项目及数额并无不当。

  四川高院最后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林雪川和黎永兰家属方上诉,维持了林雪川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原判决。

 ▲被害人广安市广安区原副区长黎永兰(左)。图片来源/广安区政府官网▲被害人广安市广安区原副区长黎永兰(左)。图片来源/广安区政府官网

  黎永兰:从中学老师到副区长

  黎永兰去世时年仅41岁,担任广安市广安区政府副区长,主管科教文卫等工作。黎永兰在去世前刚刚明确了正处级待遇,还没有来得及落实,就突遭横祸。

  黎永兰毕业于广安当地的师范院校,1993年在广安市观阁镇的中学当老师。据知情人回忆,黎永兰的教学成绩优异,所带班级在广安名列前茅。2003年,黎永兰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告别讲台成为了一名公务员,先后在广安大有乡、龙台镇等地担任了副乡长、镇长等职务,“工作很有一套”。2008年,黎永兰担任广安区监察局副局长、广安市广安区招投标监督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等职,2015年3月升任广安区林业局局长。

  2016年8月,在广安区人大会议上,黎永兰当选为广安区唯一的女性副区长,主要负责科教、文化、卫生等工作。黎永兰的前同事评价说,黎永兰工作能力较为突出,能够统筹协调各方面的关系,上级对她较为认可。

  除了广安区副区长的职务以外,黎永兰还是政协广安市第五届委员会常务委员。

  与顺畅的仕途相比,黎永兰的情感经历显得有些坎坷。

  黎永兰有过一次婚姻经历,和前夫育有一女,2010年离婚。对于第一次失败的婚姻,黎永兰认为是家里人有过多的介入,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局面。正是这个原因,黎永兰的父母和其家里人对于她离婚后的感情生活也不好多加介入。

  “我就说他们(林雪川和黎永兰)两个应该分开的,我又不好说的。”黎永兰母亲懊悔地对上游新闻记者说。黎永兰在2014年的时候将林雪川介绍给了家人认识,黎家人普遍对这个男人不满意。

 ▲2017年11月,广安区法院调解协议确认林雪川需返还黎永兰继承人借款85万元及利息。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2017年11月,广安区法院调解协议确认林雪川需返还黎永兰继承人借款85万元及利息。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林雪川:有家暴史的“企业家”

  林雪川和黎永兰相遇于2012年。在他们共同的老师组织的一次饭局中,两人相识,闲聊中才发现两人都是观阁镇当地中学的校友。

  和黎永兰一直在广安发展不同的是,林雪川去过广东东莞等地谋生,之后才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回到广安。

  2011年,林雪川终于在家乡将黄莲丫水厂建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老板。熟悉林雪川的人说,他是一个善于包装自己的人,互联网上现在仍然可以看到大量当地媒体对于林雪川在环保、教育、慈善等方面的报道,给家乡修村道、捐资助学、鼓励当地中小学生爱护环境等等。

  当地人称,林雪川是一个有家庭暴力史的人。知情者透露,林雪川至少有过两段婚姻,两任妻子都为他生了孩子。林雪川的第一任妻子在生下孩子之后,因受不了林的打骂而离开,留下儿子给林雪川抚养。随后,林雪川在东莞认识了一个湖南女孩并结婚。林雪川在东莞的邻居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他们经常看见或者听见林雪川殴打妻子。邻居们说,林雪川最为严重的一次家暴,是将当时约五六岁的儿子打得住进了医院。

  2019年10月30日,林雪川因故意伤害罪入狱后,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就某银行与林雪川信用卡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要求林雪川偿还拖欠银行的的信用卡本金、利息、违约金等共计十二万八千五百余元,林雪川的经济状况可见一斑。记者调查获悉,林雪川的水业公司从2011年建立之后,经济效益一直不理想。黎永兰家属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林雪川在和黎永兰确立了情侣关系之后,林雪川多次通过黎永兰及其家人借款。

  在黎永兰出事之后,黎永兰的父母就林雪川借款一事将他告上了法庭,仅经过法院确认的林雪川向黎家借款的金额便达146.5万。“这146.5万还是有凭据的并通过法院确认了的,剩下的还有许多借款连收据都没有。”黎永兰的母亲李玉说。

  除了借款之外,黎永兰的工资、奖金等收入均被林雪川控制,黎永兰平时只能拿到一个月约2000块的生活费。

  黎永兰的家人在事后才知道,黎永兰长期生活在林雪川的暴力阴影中,“分手”成为她不能完成的任务。

  据黎永兰的生前好友透露,黎永兰和林雪川2012年认识之后,林雪川提出交往,但黎一直以阅历、层次相差太大等为由拒绝。直到2013年,林雪川以“无耻的非法手段”逼迫黎永兰和他确认了恋爱关系。

  黎永兰的多位朋友证实,2015年元旦,在广安当地一家餐馆中,林雪川当着黎永兰多位亲人的面将黎永兰打伤,多人劝阻无果,黎永兰一位朋友也被打伤。李玉表示,这次林雪川的施暴造成女儿住院并被院方下了病危通知书,也直到这时,家人才知道黎永兰和林雪川的关系如此的危险。

  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编辑:闫鹏宇

上一篇:追回外逃人员7242人!一张追逃追赃的法网在全球撒下
下一篇:黎智英等7人被港警拘捕 涉嫌勾结外国势力违反国安法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 法制中国-法制与社会 © 2005-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